星球杯里的二蛋

瓜下星河。

一个掌柜和一个血葫芦大侠(1)

第一章 小掌柜的


    桃城之所以叫桃城,是因为春天能在岭上开出漫山的桃花,夏天又能在岭上结出多汁的桃子,但是除去这桃岭,它不过就是个中原上的个普通得连故事都没得的城镇。

    所有的大人物都与它无关,和所有的传奇的联系就是说书先生摇着扇子讲的故事。

    小掌柜名叫张桂,大家都称呼他为掌柜的——反正都一样,张桂在桃城有家小药铺,兼卖些桃花膏。他虽名为掌柜,但也兼任老板,做小帮工。

    他祖上化了十几...

4 5

时隔近两年的又一次除草

lofter真的是一片野草……感谢至今没有取关我的小天使们!因为三次元忙碌加上一些很私人的原因剑三已经半出坑了,谢谢大家以前对我的文的喜欢,上来之后看到那么多未读消息真的非常感动呜呜呜…
真的很谢谢你们以前的喜欢,真的非常感谢。

虽然我很多人可能都不记得我是谁了哈哈哈

16 2

手机上的图删掉了不少,手头只剩这张还可以拿的出手啦。

  这个孩子叫吴萧,我投入的时间精力最多的一个儿子,高中的时候的产物,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按照设定来的话,完结的时候也不过二十一岁。

  一个现代军旅设定,却牵扯了很多我对乌托邦的看法,战争的看法,对贫富差距的理解和妄想。

  我基友看着我今年画的这张图和我说吴萧这样一看是个很清俊的小青年儿。我想到一开始的设定,这个小军官是个能干但是特能吃特傲娇脾气特坏的一个人,而且一看就是个少年模样,当时看图片也能看出来。

  谁曾想三年过去了,他从傲娇变成了清俊,从少...

4 7

【11.2】丐明

  
  暮色渐沉,远处夕阳红胜火,云朵在风中舒展。
  
  明教一脸怒气,踹开丐帮的房门:“你要洗的衣服呢?!”
  屋里暗沉沉的,弥漫着一股血腥味,明教愣了一下,刺客先生对鲜血的味道敏感的很,明教皱着眉问丐帮:“你受伤了?”
  丐帮沉默着,明教把筐放下走进去,丐帮坐在凳子上包扎着自己的伤口。
  
  明教皱着眉说:“不是这样包的——”伸手想拉丐帮的绷带,丐帮避开了。
  
  丐帮忽然道:“你走吧。”
  明教碎碎念:“走什么?”又抱怨道:“——该洗的衣服拿出来,说了多少次,妈的为什么我在当保姆……你真不是个东西。”
  丐帮说:“不要你了,你走吧。”
  
  明教呆了一下,丐帮漠然道:“你回大漠吧,我说过...

6 142

【9.22】丐明

  【9.22】丐明
  
  
  明教一言不发的往前走,山雨欲来,风刮得林中草叶簌簌作响,丐帮在他身后懒洋洋的走着,时不时的逗他说两句话。
  丐帮:“咱们什么时候到洛阳?”
  明教道:“今天到不了,估计要在这林子里歇脚。”
  
  丐帮这人一身懒筋,所有的行李都是背在明教身上的,明教一瞟他丐帮就抱着胳膊哼曲儿,各种山野的调子,也不知道这人从哪里听来的。明教磨着牙想不给我添乱就不错了,又不指望你干活儿,何苦一副躲着我的样子。
  丐帮哼的曲子有些根本都听不出唱的是什么,明教汉话本就不太流利,听不出他在唱什么东西。然而丐帮沧桑低沉的声音听起来却格外的舒服,明教也就默认了丐帮的歌声。
  
  丐帮摸了摸自己...

【9.9】丐明糖

【8.24】丐明糖
  
  丐帮:“下来吃饭了。”
  小丐帮幸灾乐祸道:“你看,生气了吧?”
  
  丐帮沉默半晌,端着饭上去了。明教面无表情的坐在丐帮的床上,看到丐帮来了就往被子里一卷,丐帮把饭放在桌子上,艰难道:“我错了。”
  明教露出两只绿猫眼:“你错在哪?”
  丐帮:“我不该把你丢在扬州。”
  
  明教背过身去,似乎不打算理他了。
  
  丐帮过去揉了揉明教软软的毛,明教闷闷道:“反正我病多事儿也多,你离我远点。”
  
  丐帮:“我嫌弃过你?”
  明教两只猫眼直勾勾的看着他:“嗯。”
  
  丐帮低下头亲他脑门:“逗你呢。”
  然后丐帮钻进被子,抱着明教,亲昵的亲他的脸,唇,慢慢地吻他的脖子:...

8 73

【9.1】上一篇丐明的隐藏设定

爬上lofter发现你们都在纠结这些,回复好多!一一回复不过来qwq所以在这里把上一篇文因为篇幅所限没写出来的设定写出来

【丐帮】比明教大大约五六岁,已退隐江湖。原来或许是个很屌的人物,有没有前任不知道,反正不可能是五毒。

【五毒】黑化人物,丐帮的义妹。

【明教】如大家所见,是个变态跟踪狂。

那段对话起因是五毒以妹妹的身份要求丐帮出面替她摆平她弄出来的烂摊子,丐帮因为这不是一次两次了为理由拒绝。

于是五毒拿明教要挟他,丐帮为了把明教从这件事里面摘出去说他和明教一点关系都没有。五毒也没有完全黑化,给丐帮留了余地,接受了这个漏洞百出的说法。
五毒的汉话是丐帮教的,兄妹之间可能也有一点誓言,更多的就不透露了。

如...

8 15

【8.31】HP德哈

练笔

*Draco X Harry


  德拉科的人生字典里不曾有过后悔这个词。
  马尔福家族从不容忍弱者,不容忍后悔的人,敢做就要敢当。德拉科年老力衰的时候躺在院子里晒太阳,庄园里的金雀花开着,百灵鸟在歌唱。
  
  人老了有个特点就是回忆过去,德拉科也不例外。
  
  他总是想起年轻时的事情,那时他的头发还是金色,霍格沃茨里面还有一个令人生厌的老头子教书,他在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里烤炉子。穹顶上似乎能听见人鱼游过的声音。但是他更经常想起的是那个金色的下午。
  
  那时的他——不是年轻,那是他很小的时候了。他踮起脚尖也碰不到柜子上的糖罐的时候。
  
  纳西莎和他喝完了一杯下午茶之后去了对角巷,...

2 14

【8.31】丐明 跟踪狂

  丐明 
  
  
  
  明教遇到丐帮的那天,草长莺飞,正是个培养跟踪狂的好时节。
  
  藏剑:“……”
  明教挑起眉毛:“有意见?”
  
  藏剑:“老子不认识你。”
  
  跟踪狂新秀明教没在意藏剑说什么,只是陶醉道:“那个家伙真的挺帅的。”
  藏剑:“……你吃药了吗?”
  明教西子捧心状:“吃药干嘛,我已经沉迷在爱情的海洋里无法自拔了。”
  
  明教:“哦——他的眼睛如同大漠的明月,笑容如同最灿烂的阳光——”
  藏剑背过身,大声的吐了。
  明教此生最不能容忍的就是羞辱他的爱情的人,他于是把藏剑打了一顿,在天策杀过来之前提着自己的弯刀就出了门。丐帮刚好正在外面买豆浆,明教隐身,扒在房...

8.26
随便做了个复健!

1 13
 
1 / 2

© 星球杯里的二蛋 | Powered by LOFTER